良种育良材,福建打造木材战略储备制高点

采访临近中午,薛玉富又带记者参观了他的最新成果——垂柳嫁接示范基地。“现在垂柳的嫁接也成功了,下一步想建个千亩苗圃园,再发展林下经济,养些鸡、鸭等,禽类粪便不仅能增强土壤肥力,还能减少病虫害。”谈到自己的未来规划,薛场长胸有成竹。

“我们就玩柳树”,这几年,原本少有人关注的柳树让山东市滨州市一逸林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焦传礼“玩”得风生水起,该公司选育、推广的‘9901’更是火爆全国。作为一家推广苗木新品种的代表性企业,一逸林业下一步是否仍“就玩柳树”,又有什么新玩法呢?记者对公司进行了回访。
比技术 “
进入山东沾化县吕望创业园内,路边两年前还是农田的地里种满了柳树、竹柳等,一逸林业苗圃旁边的吕望村,更是连片种植苗木。“近两年,吕望村及周边发展了1万来亩苗圃。”焦传礼说,很多人跟随公司种‘9901’柳,因为效益高,“村里一年赚个一二十万元的人有的是。”
已是4月底了,种苗销售高峰期已过,一逸林业基地里来看苗的人仍很多,焦传礼的手机也响个不停,都是询问柳树新品种的电话。焦传礼说,现在销售还这么火,一是这里是‘9901’柳的源头,不会有假货,二是周围农民苗圃里的柳树都卖完了,“价格没法和农户统一,他们有的比较便宜就卖了,我们质量和价格相对都高点。”结果现在就公司还有‘9901’柳的种条。
焦传礼在销售上能沉住气,是因为他有一般育苗人所欠缺的技术。一逸林业基地旁有个冷库,焦传礼在这里储藏了几十万株‘9901’的种条。这些种条除了向外卖外,还被用于夏季生产营养杯苗,这样就拉长了种苗的销售期,也避开了同行的竞争。
选新品 “
焦传礼最擅长的还是“玩”品种。在一逸林业基地里,有两片看似很杂乱的柳树林子,里面的柳树粗细、高低不一。这是一逸林业的柳树种质资源圃,有100多个无性系系号,树上虽没有挂标牌,焦传礼却能清楚地分辨出不同的系号。在这里面,有几株柳树的胸径、长势明显高于其他柳树。
“这是公司自己选育的渤海紫杆柳,是下一步首推的品种。”焦传礼说,‘9901’的生长速度已经让很多人吃惊了,紫杆柳的更快,在盐碱地上,当年苗胸径能达到4厘米到6厘米。而且难得的是,紫杆柳冬季枝条是紫红色的,观赏价值更高,可以说是“升级版”的‘9901’。
记者去采访时,工人们正在地里嫁接蜡封的紫杆柳插穗,苗圃库房里也摆了很多紫红色的枝条。焦传礼说,紫杆柳扩繁有点难度,现在他正在抓紧试验,一旦推出,就是市场上的独家。
降成本 “
去年下半年,一逸林业在河北海兴农场租了2000亩地,全部种柳树。海兴农场有10多万亩土地,发展绿化苗木、将海兴打造成北方重要的耐盐碱苗木基地是农场近年来的一个重要战略。因为‘9901’柳名声在外,作为当地引进、肩负带动海兴苗木发展升级的明星企业,一逸林业在土地租金上获得了很大的优惠,这为公司转战柳树成品苗市场带来了不小的成本优势。
海兴农场是盐碱地,在水沟边上时常能见到返上来的盐碱,这里以前也有人做苗木,但树木长势并不是太好。“在这种地方种苗木,一是要选对品种,二是要管理好。“焦传礼说,公司所选的柳树都是耐盐碱能力强的,在种植方式全部采用滴灌,用黑色地膜覆盖防杂草。
与其他苗圃不同,一逸林业海兴苗圃还有科研基地的功能。2000多亩地里,种植了十几种柳树良种,基地还专门划出一块地,栽种山东省林科院的柳树测验林。苗圃还有片对比林,再加上分块种植的不同品种,目的就是通过实际栽培的过程,进一步筛选出更多更好的优良株系。“苗木市场今后肯定有波动,我们还是要发挥科技、品种优势,在品种上领先,同时以较低的成本生产柳树大苗,在价格上有竞争力。”焦传礼说。

中国绿色时报1月22日报道(记者 吴兆喆 傅凯峰) 这已成为国家的重要决策。
继2013年加强国家木材战略储备基地建设首次写入中央一号文件后,李克强总理就院士上书建议建立国家储备林制度作出重要批示,国家林业局紧密部署,印发《全国木材战略储备生产基地建设规划(2013-2020年)》……
在这场维护木材安全的战役中,作为国家储备林建设重要试点的福建省已策马扬鞭至前沿阵地,尤其福建省洋口国有林场以我国唯一国家杉木种质资源库的优势,扛起了冲锋大旗,引领福建乃至周边地区大径材培育的队伍健步前行。
2014年底,《中国绿色时报》记者在洋口林场,真切地感受到福建为守卫国家木材安全时刻准备着的信心和决心。
科学育种,筑牢基因防线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洋口林场场长张志才在杉木组培室中小心翼翼地捧起一个营养杯,这些小小的嫩芽,将来就是千万株参天大树。
这些组培材料来源于洋口林场等单位50多年来共同选育的杉木第三代育种群体中的优良无性系个体。据多次试验测定,与普通杉木相比,它们的平均遗传增益在46%以上。
它们在培养基里生长35天后,再进行人工分割,依此类推,形成裂变。张志才对良种培育充满自豪,2006年至2013年,我们已经为社会提供了5000万株优质种苗。
以种为本,推进良种化建设,是洋口林业人50多年坚持不渝的工作理念,不仅为增强国家木材战略储备提供了坚强保障,也推动了现代林业科学发展的车轮。
早在1961年,洋口林场就和南京林业大学签订了产学研协议。在当时国内尚未有成功模式可复制、国外可借鉴资料极其有限的情况下,叶培忠、陈岳武、施季森等教授在洋口林场率先开展了杉木遗传改良育种研究。
我国第一片杉木种质资源收集区、第一片杉木嫁接种子园、第一片杉木子代测定林、第一片杉木第3代种子园、第一片杉木第3代种质资源库……一代代科技工作者的努力,把洋口林场打造成为我国唯一的国家杉木种质资源库,收集和保存全国各地不同杉木优良基因型达4586份。
洋口林场是福建种质资源发展的缩影。近年来,福建省委、省政府对良种培育给予了极大支持,省林业厅组织了省内外近300个单位、320多位专家和生产技术人员,以国有林场林木良种基地为研究平台,启动实施了每3年一期的林木种苗科技攻关。
目前,正在进行的是第4期项目研究,省财政已累计投入资金超过3700万元。福建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建成洋口国家杉木种质资源库的同时,福建还建成了漳平五一国家马尾松种质资源库,只有将优势树种做大、传统树种做强、潜力树种做早,才能为木材安全保驾护航。
据统计,福建省已累计收集保存林木种质资源超过1万份,选出优良材料6483个,新增林木良种334个,新建杉木第3代种子园6318亩、种质资源库3315亩,并注册了洋林闽林官庄良种惠1萌福5个林木良种商标。
待2016年,南方(福建)杉木良种繁育中心竣工并达产后,洋口林场将每年为福建、江西、广东等周边省区提供4000万株杉木高世代优质良种苗。张志才对国家木材战略储备战役充满了信心。
建设基地,坚持示范引领
眼前这些就是长大后的组培苗。在距离场部不远的苗圃地里,洋口国有林场科研室主任叶代全指着眼前挤挤挨挨的杉木苗说,它们2014年初从组培室出来,在圃地已经10个月了,现在有30厘米高,2015年春季就能上山造林。
苗圃总面积310亩,年产量1000万株。由于具有生长快、材性优、抗病害、耐瘠薄等特性,2014年的苗子已被全部预定了,供不应求。叶代全补充道。
业内专家分析福建种苗需大于供的特征认为,福建有着良好的育种先天优势和后天努力。
福建地理优势明显,适宜培育珍稀树种和大径级用材林的Ⅰ、Ⅱ类地占49.6%,全省林木生长率高达6.98%,高于全国平均生长率4.47%的水平。根据第八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结果,全省森林平均每亩蓄积6.68立方米、每亩年均生长量0.5立方米。
福建战略定位清晰,全省林业发展不断从扩大森林面积向加强森林经营管理、提升森林资源质量、优化树种材种结构、提高大径级用材和珍稀树种用材比例转变,与国家木材战略储备基地建设的目标高度吻合,在全国起到了做示范、出经验和树标杆的作用。
张志才介绍,基于守卫木材安全的大环境,洋口林场规划在十二五十三五时期建设杉木大径材培育基地,每年新造1000亩、改造培育2000亩的杉木良种林,同时,开展好国家森林抚育补贴试点,每年实施森林抚育1万亩以上,通过不懈努力,最终达到3万亩的大径材基地经营目标。
为将林场打造成国家木材战略储备建设的示范基地,洋口林场将在实施好中央财政林木良种补贴和苗木补贴试点专项,对现有1万亩良种基地和试验示范林加强建设与管理的基础上,新建一批杉木种质资源库、种子园、试验示范林、采穗圃以及繁育圃等良种培育工程。
拼搏的路上,洋口林场并不孤单。记者在福建省林业厅了解到,2012年-2013年,国家林业局下达福建省木材战略储备基地示范项目建设任务87.4万亩,安排中央投资1.3亿元项目分布在顺昌、宁化等县和省属国有林场。
据统计,目前福建已超额完成既定任务,木材战略储备基地示范项目共完成建设任务87.81万亩;完成国家储备林划定194.1万亩。
培育良材,捍卫木材安全
杉木苗从苗圃上山后,五六年就会长成这样。在洋口林场场部后山,林场开发科科长李勇接过了话题。漫山的杉木树干通直,展示着无尽的生命力。
这是2008年栽植的‘洋020’杉木组培苗示范林,目前平均树高9.15米,平均胸径13.3厘米。2014年9月,李勇和同事们刚刚测量过。
从组培室到苗圃地,再到后山,记者目睹了杉木不同年龄的风采。那么,后山这些杉木再往大长,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在洋口林场下林厂杉木大径材示范片,记者看到这里树高20米以上、胸径30厘米左右的杉木比比皆是。
这里的标识牌写道:造林于1984年,1995年和2002年2次抚育间伐已出材1.5立方米/亩,2013年主伐择伐又出材11.9立方米/亩,目前平均胸径26厘米,平均树高31米,密度为每亩70株,亩蓄积量35立方米。
且不说守卫木材安全,单就经济价值而言,大径材如果通直的树干超过8米,就可以做特殊用材,单株售价可达8000元。兴奋之中,张志才特意带记者看了林场的杉木王。
杉木王位于洋口林场西坑工区,树高28.6米,胸径69.6厘米,单株蓄积3.9立方米。
有人出2万元买这株树,但我们多少钱也不卖。张志才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这是1972年造林的,其周边一亩地立木21株,蓄积67.3立方米,这还不包括前期间伐已经出材17立方米。
据报道,2013年,我国国产木材8300万立方米,进口的原料、锯材、木浆等折合原木后,总量高达2.62亿立方米。如果全国的速丰林长势都这样,我们再也不用担心木材安全了。张志才感慨道。
作为林业南用地区,福建立地条件好,目前正在构建杉木第4轮回育种群体,并加快了最新科技成果的转化和应用步伐,此举将对全面提升林业质量和效益发挥更大作用,成为国家木材安全的重要支撑。根据规划,至2020年,福建将建设木材战略储备基地面积3300万亩,其中珍贵树种面积236万亩;基地建设后每年可提供木材1870多万立方米,其中珍贵树种用材90多万立方米,成为建设美丽福建的新亮点。
之前,我们谈商品林、公益林或者防护林建设,大多就树木单一属性而言,而国家木材战略储备基地建设,既注重树木的产业属性,又兼顾了森林的生态功能,力求林业功能的最大化。国家林业局速生丰产林办公室主任闫振表示,没有树木、没有绿色不是美丽中国,只有小树,没有大树,没有良材同样不是美丽中国。

盐碱地上现“绿荫”

民间有“柳树不成材”的说法,但薛玉富的“豫新柳”不仅成了材,还让当地农民生了“财”。

虽说叫“速生柳”,但是培育的过程却是极为漫长艰辛的。薛玉富从1998年开始,就经常自己开着三轮、带些馒头和水,跑遍县里所有种柳树的地
方,找柳条、做试验。经过十多年的精心选育并组建示范基地推广,终于培育出这种适合滩区、盐碱地生长的“豫新柳”,并在2009年获得省林木良种审定。

路过苗圃场的靳堂乡东脑村邢国全说,自家的14亩“豫新柳”,“带来了房、车和好儿媳”。

省林业厅在网上发布林木良种信息,薛玉富坚持免费为农户做技术指导并无偿提供种苗。该县靳堂乡王庄村村民王治魁靠种植“豫新柳”发了财。王治魁
家里有10亩地原是砖瓦窑,后来又养鱼,效益都不见好。4年前,他开始种植“豫新柳”,没想到第一年就卖了1万多元。王治魁兴奋地给记者算起了账,柳树
径长到3厘米,一棵能卖到7元以上,长到4厘米就能卖到20元。“这种‘速生柳’投入成本低,病虫害少,赚钱也快。”

柳树成材也生“财”

截至目前,当地已有近百户种植“豫新柳”1万多亩,产品销往山西、安徽、河北等地。

“你看这棵树,今年3月份种下的,将近7个月,长了4米多,快吧?”薛场长一边拿尺子测量,一边兴奋地向记者介绍。“这柳树怎么能长这么快?”
面对记者的疑问,薛玉富笑着介绍,普通柳树5年树木胸径达15厘米,而这种“豫新柳”5年胸径就能长到25厘米,形态优美,生长快,因此又叫“速生柳”。

上午9点,见到薛玉富是在他的办公室。记者发现,原本话语不多、表情略带腼腆的薛场长,一提到他的柳树林,就变得滔滔不绝。离办公室不远处是
“豫新柳”科普示范基地,记者看到百余亩连片的林地,株株柳树挺拔向上,足有两人多高,树木间距均衡,树干嫩绿光滑。乍一看去,还以为是连片的“毛竹
林”。

原阳县地处豫北平原,因黄河数次迁徙改道,沙地、盐碱地较多,不适合种树。但经该县苗圃场场长薛玉富选育出的新品种“豫新柳”,给这片盐碱地带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10月15日,记者来到原阳县,看看薛场长的柳林子,听他讲述自己的林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