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都”崇左利用甘蔗尾叶养殖肉牛

公司这样做会亏本吗?大华公司总经理许云峰说:“盈利没问题,因为有政府扶贫资金支持,而且我们养殖水平有保障。”

与此同时,企业还从每个贫困户中招聘1名劳动力到企业务工,定向收购贫困户的甘蔗尾梢叶,多渠道增加贫困户的收入。

在该市新和镇肉牛养殖基地,贫困户梁美肖格外开心,“我家3头牛托管在这儿,一年收益5000元,加上务工年收入近2万元,脱贫没问题。”

在新和镇卜花村郡造屯甘蔗“双高”基地,记者看到一片茂密的甘蔗林,翠绿挺拔,一眼望不到边。负责人赵建龙说:“基地目前已经基本实现生产规模化、种植良种化、生产机械化和水利现代化的‘四化’标准,预计甘蔗亩产在8吨上下。”

这是江州区利用丰富的甘蔗尾梢资源,创新开展“借牛养牛”集中寄养模式,带动贫困户增收致富的一个场景。

江州区以总投资8亿元的广西大华肉牛养殖基地为依托,采取“政府+龙头企业+产业基地+贫困户”的扶贫模式开展精准扶贫。由江州区政府向大华公司投入扶贫资金,贫困户与企业签订协议,每户向企业“借”3头肉牛饲养在企业的养殖专区,由企业提供“一条龙”产销服务并承担风险,企业每年固定分配给每个贫困户5000元的收益。

据了解,有“中国糖都”之称的崇左,每年甘蔗种植面积400万亩,过去大量的甘蔗尾叶被白白烧掉。而这里是贫困山区,有34万贫困人口。能不能利用甘蔗尾叶进行肉牛养殖,帮群众脱贫?

制糖企业是“第二车间”。“一方面,我们扶优做强制糖企业,鼓励企业兼并重组,发展酵母、造纸、生物有机肥等糖业循环经济,拉长产业链条。另一方面,引导企业通过蔗区道路建设、结对帮扶、优先聘用贫困户到企业工作等方式,反哺农民。”徐毅介绍。

“该模式实现扶贫资金可持续循环,可持续帮助更多贫困户脱贫,此举开创了广西养殖扶贫产业发展的先河。”江州区代区长王耀雷说,实现脱贫摘帽的农户,还可自筹资金继续参与合作养殖,基地每年将按投入资本的10%给予农户固定收益,防止其返贫。

“该模式实现扶贫资金可持续循环,可持续帮助更多贫困户脱贫,此举开创了广西养殖扶贫产业发展的‘先河’。”江州区代区长王耀雷说,此外,实现脱贫摘帽的农户,还可自筹资金继续参与合作养殖,基地每年将按投入资本的10%给予农户固定收益,防止其返贫。

责任编辑:王伟

江州区的甘蔗尾梢年产量达150万吨以上。以往,如何处理成堆尾梢,最令蔗农头疼,往往只能烧掉或堆埋沤肥。后来,江州区发现,甘蔗尾梢经过切割、发酵、降解后,竟是上好的饲料。大唐、大华等农业企业纷至沓来,搞起了生物饲料和肉牛、肉羊养殖,也带动了当地农户养殖业的发展。

“这是我们家借的3头牛,今年脱贫就靠它们了。”新和镇作字村贫困户何南江说。

该模式以总投资逾亿元的广西益兴黑山羊养殖基地为依托,政府向益兴公司注入扶贫资金,益兴公司把种羊送给农户饲养,公司统一配送饲料,统一技术指导,统一销售,还招聘农户进公司务工。“贫困户养30只羊一年可获益5000元左右,加上卖甘蔗尾梢和劳务收入,脱贫没问题。”罗白乡乡长凌统说,公司三年内可带动1000多户贫困户脱贫。

为解决资金问题,农发行提供5000万元专项基金,加快项目建设,引导企业开发多样化牛肉制品,不仅满足家乐福、沃尔玛等大型超市的需要,还远销俄罗斯、以色列等地。

变废为宝,甘蔗的综合利用是“第三车间”。记者看到,在新和镇湘桂糖厂附近,分布着酵母厂、肥料厂、造纸厂、饲料厂,当值榨季,一辆辆货车进出其中。

在该区罗白乡枯隆村村民陆亚纳的羊圈里,数十头黑山羊正欢快地吃着饲料。“这30头种羊都是政府无偿提供的,我们只管养殖,企业还负责包销。”陆亚纳高兴地说。

何南江户是江州区利用丰富的甘蔗尾梢资源,创新开展“借牛养牛”集中寄养殖模式带动贫困户脱贫的一个例子。

引进先进技术。崇左与广西大学动物科学技术学院签约共建现代肉牛产业示范基地,由校方培育种牛,交由农户养殖。“我们推广生态养殖模式,利用采光瓦、发酵垫料、节水供给、喂料通道等设计实现了零排放。”江州区水产畜牧局技术员刘可武说。

同是一片地,在“看天吃饭”的以前,甘蔗亩产仅4吨。增量从何来?赵建龙指着遍布蔗地的水管说:“饿了渴了,水肥一体滴灌;遭害虫了,无人机喷药。”

位于广西崇左市江州区新和镇的广西大华肉牛养殖加工基地里,一头头健壮的牛犊正悠闲地咀嚼着青草。

“政府扶持,村企联建,企业依托农户发展产业,贫困户通过企业脱贫致富,资源整合,循环运行,在一套完整的产业链保障下,实现互利共赢。”江州区委书记农化说。

“甘蔗尾叶经过切割、发酵、降解、压实,就可以喂牛,成本低、利用率高,出栏一头肉牛,扣除成本纯利润在5000元以上。”广西崇左市大华养殖公司技术员潘昌滨说,公司通过村企联建,可以带动7000多户贫困户脱贫。

“甘蔗榨糖,蔗渣造纸,蔗叶、制糖滤泥开发成有机肥,废蜜糖生产酵母,废水处理后灌溉农田,江州区在传统甘蔗产业上打造了一条循环经济产业链。”当地扶贫干部说。

同时,企业还定向从每户贫困户中招聘1名劳动力,并收购甘蔗尾梢叶,多渠道增加贫困户的收入。

未来几年,大华基地全部建成后,预计可带动周边7000多户贫困户脱贫致富。此外,江州区还通过“送羊养羊”统分结合模式带动贫困户增收。记者在罗白乡枯隆村村民陆亚纳的羊圈里看到,数十只黑山羊正欢快地吃着饲料。“这30只种羊是政府无偿送给的,我们只管养殖,企业负责包销。”陆亚纳高兴地说。

产业扶贫是脱贫攻坚的重要途径,利用丰富的甘蔗尾叶资源,“糖都”农民的养牛梦正逐步变为现实。
庞革平 陆华勇

甘蔗的种植是“第一车间”。江州区把甘蔗“双高”基地建设作为重要的扶贫项目。

该模式以总投资8亿元的广西大华肉牛养殖基地为依托,采取了“政府+龙头企业+产业基地+贫困户”的产业扶贫模式。江州区政府向大华公司投入扶贫资金,贫困户与企业签订协议,每户“借”3头牛在养殖专区饲养,由企业提供“一条龙”产销服务,并承担风险,每年固定分配给每户贫困户5000元的收益。

江州区扶贫办主任张世敏说:“采用这个模式,每个贫困户每年可获得17000元的收入,其中,肉牛养殖固定收益5000元,劳务收入8000元,甘蔗尾稍收入4000元。这样,就达到了贫困户1年可脱贫、3年可奔富的喜人效果。”

经过多方论证,崇左养牛致富的思路逐渐清晰——

当地扶贫干部介绍,江州区把蔗糖产业转型与产业扶贫统筹谋划,把脱贫攻坚融入甘蔗生产种植、加工、综合利用的全过程,形成“全产业链”扶贫态势。

江州区扶贫办主任张世敏说:“每户贫困户每年将获得1.7万元的收入,其中,肉牛养殖固定收益5000元,劳务收入8000元,甘蔗尾稍收入4000元。”

引进龙头企业。江州区引进年产3万头优质肉牛养殖加工基地,采取“政府+龙头+产业基地+贫困户”模式,每个贫困户“借”3头肉牛,托给企业养殖,每年固定收益5000元。企业优先解决贫困户就业,定向收购甘蔗尾梢叶,多渠道增加贫困户收入。

经过“三个车间”的锤炼,一根甘蔗,吃干榨净,农民增收,有了底气。

“政府扶持,村企联建,企业依托村子发展产业,贫困户依托企业发家致富。”江州区委书记农化说,“这就实现了资源整合、循环运行,有了一套完整的产业链保障,从而走向互利共赢。”

“围绕蔗糖产业,做好‘甜蜜文章’,实施‘全产业链’扶贫,通过产业转型、扶贫模式等要素大胆创新,充分调动了企业反哺扶贫的积极性、贫困户自我发展的主动性。”江州区委书记农化说,对完成脱贫攻坚任务,江州区充满信心。

这是该区创新开展“送羊养羊”统分结合模式,带动贫困户增收的另一个场景。该模式以总投资逾亿元的广西益兴黑山羊养殖基地为依托,政府向益兴公司注入扶贫资金,益兴公司把种羊分给农户饲养,公司统一配送饲料、统一技术指导、统一销售,还招聘农户进公司务工。

云顶娱乐,广西糖料蔗和食糖产量连续10多年占全国总产量的60%左右,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糖罐子”。江州区地处广西西南部,是蔗糖生产大县,共37万人,其中农业人口26万人。尽管不是贫困县,江州区扶贫的担子却并不轻。

“贫困户养30头羊一年可获益5000元左右,加上卖甘蔗尾梢和劳务收入。”罗白乡乡长凌统说,公司未来几年可带动1000多户贫困户脱贫。

目前,江州区有贫困村36个,原有贫困户11416户,如今还有5562户未脱贫。“江州区的贫困乡亲,大多分布在条件恶劣、缺水少土的偏远山区,贫困程度深、发展能力弱。都是难啃的‘硬骨头’。”江州区委常委、副区长徐毅说,江州区是传统农业县区,自有财力有限,要按上级要求在2018年全部脱贫“摘帽”,压力不小。

未来几年,大华基地全部建成后,预计将可带动周边乡镇村屯7000多户贫困户脱贫致富。

“甘蔗卖到糖厂,蔗尾留作种子,蔗叶卖给饲料厂,一根甘蔗我能有3个吃法。”临近春节,广西崇左市江州区新和镇作字村顿垌屯的村民苏绍军正在地里采收甘蔗。一年下来,他家种植甘蔗有3万元左右的收入。

新华社南宁2月8日电 题:广西崇左:一根甘蔗吃干榨净“甜蜜事业”富了乡亲

截至目前,江州区先后引导农民成立726家专业合作社,完成“双高”基地建设35万亩,“贫困户以‘政府+糖企+合作社+贫困户’等模式参与‘双高’基地建设,通过土地流转、基地务工、亩产增收等方式,分享红利。”

江州区深知,打造出可持续发展的产业,才是夯实贫困户脱贫的长久之计。然而,产业那么多,具体选哪个?江州区决定,保持定力,把发展产业的重心放到有种植基础的甘蔗上来,做出特色与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