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稻谷托市价调整趋于保守

早籼稻年产3300万吨左右,是一个算不上主粮的品种,占据稻谷总产不足16%。微微下调2分/斤,既无法左右农民的种植积极性,又无法向市场释放一个明确的改革信号,又不能解救企业于水深火热之中,那么,调与不调,又有什么区别呢?

在所有的稻谷品种中,早籼稻是亏损最多也是最让人头疼的一个品种。除了上面的一些原因,还有些更深的问题没有摆出来。早籼稻曾经为国家粮食安全做出过很大的贡献,也曾经让我们的父辈们扛过了一段艰苦的时光。可是随着人民生活的改善,种业的发展,更多品种优良,口感不错的稻谷品种逐渐占据了人们的餐桌,早籼稻只能退居到角落,成为米粉、雪饼等食品加工业用粮的主要品种,已经很少直接作为口粮食用。由于具有耐储存的特性,早籼稻直到现在依然是主要的储备用粮,开放的托市收购促使农民大量种植,而低廉的种植成本也是早籼稻仍然拥有广阔种植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

国家公布2017年稻谷最低收购价格 托市价格下调
核心提示:2017年2月17日,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发布新闻:为保护农民利益,防止谷贱伤农,2017年国家继续在稻谷主产区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2017年2月17日,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发布新闻:为保护农民利益,防止谷贱伤农,2017年国家继续在稻谷主产区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综合考虑粮食生产成本、市场供求、国内外市场价格和产业发展等各方面因素,经国务院批准,2017年生产的早籼稻(三等,下同)、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格分别为每50公斤130元、136元和150元。值得关注的有两个方面:一是发布时间,2016年是在2月3日发布的,而今年较去年整整延后的两个星期,这正好也印证了本网之前的猜测,2017年稻谷保护价将下调;二是最低收购价格,2016年个品种收购价分别为每50公斤133元、138元和155元。今年的价格依次下调了3元、2元、5元。与2016年相比,早籼稻每斤降低0.03元,再加上2015年已连续两年下调,累计下调0.05元,中晚籼稻、粳稻也有每斤0.02元和0.05元。从2008年开始,国家连续7次上调了稻谷的最低收购价,除个别年份以外,稻谷产量均呈现上升态势。但与此同时最低收购价政策的弊端逐渐显现,稻谷价格在政策的带动下逐年上扬,大米市场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由于国际稻米价格处于历史低位,国产大米与进口大米的价格差距也逐渐拉大,2012年以来进口量大幅攀升。国内稻米市场份额在受到挤占的同时,国内稻谷库存也达到了历史最高点。国内稻谷市场的三高也倒逼了政策的调整。但稻谷毕竟是口粮品种,在口粮以自给自足为主的国家安全战略考量下,政策的调整仍以稳为主。但近两年的连续下调稻谷保护价,说明国家已经做好了粮食改革的全国大调整布局。2017稻谷最低托市价下调,事实上并非是件坏事,预计后期或采取价补分离的方式来保证种植户的收益,毕竟已有玉米、大豆先例。总的来说改革是痛苦的,但是笔者认为,阵痛期过后,市场整体将像良性方向发展,最终农户得到理想的收益,而米企的加工利润逐步脱离亏损的边缘,走向盈利。

不过,这次调整并没有采用之前专家的相关建议,早籼稻继续在托市行列,同时也未进行价补分离。在此前市场已经预判2018包括稻谷小麦在内的托市价格将会下调,其中涉及小麦的预估下调空间在3分每斤。托市价下跌后,国家怎么补贴农民这一点比之前想象的要好,原来很多网友认为,有保护价就没补贴,放开市场取消保护价才会有补贴。现在看来,这是完全错误的。答案是肯定的,2018年种水稻有补贴。原文是这样说的:同步建立补贴机制,积极稳妥推进粮食收储制度和价格形成机制改革。

2月3日下午,发改委网站上的一则通知打乱了人们等待过节的节奏。中央一号文件刚刚发布继续实行小麦、稻谷最低保护价政策,新年度的稻谷最低收购价就悄然下发。2016年中晚籼稻和粳稻继续保持每50公斤138元和155元的价格,而早稻最低收购价每斤下调了2分钱。

这是一个微妙的时刻。

补贴究竟是多少?对此,国家是这么确定的:为支持完善稻谷最低收购价政策,国家对有关稻谷主产省份给予适当补贴支持,中央财政将补贴资金拨付到有关省份,由其结合当地实际情况按规定统筹安排使用,以保持优势产区稻谷种植收益基本稳定。
托市价格大幅度下滑,谷贱伤农是否会重现一号文件的热潮还没过去,国家近日公布了2018年稻谷最低收购价,2018年生产的早籼稻、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格分别为每50公斤120元、126元和130元,比2017年分别下调10元、10元和20元。

让市场来决定价格,给予农民补贴,与国际价格接轨,鼓励扩大结构调整,摆出政策应有的姿态,才能给国内稻谷市场带来一线生机。

由于稻谷产量连续几年供大于求,托市政策持续,粮库放开收购,粮库仓容紧张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在东南亚低价大米大肆流入的冲击下,国内稻谷市场可谓腹背受敌。2011年开始,轮换出库稻谷则意味着亏损,国有粮库从每吨亏损几十块到几百块,终于还是扛不住了。

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农业部、国家粮食局、中国农业发展银行2018年2月9日

可是这次,政策迈出的这一步太小了。

早籼稻年产3300万吨左右,是一个算不上主粮的品种,占据稻谷总产不足16%。微微下调2分/斤,既无法左右农民的种植积极性,又无法向市场释放一个明确的改革信号,又不能解救企业于水深火热之中,那么,调与不调,又有什么区别呢?

2018年稻谷托市价再下调!同步建立补贴机制
核心提示:经国务院批准,2018年生产的早籼稻(三等,下同)、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格分别为每50公斤120元、126元和130元,比2017年分别下经国务院批准,2018年生产的早籼稻(三等,下同)、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格分别为每50公斤120元、126元和130元,比2017年分别下调10元、10元和20元。稻谷托市公布,结合此前农业部发布的2018调减稻谷播种面积来看,在玉米供给侧改革试点之后,终于对主粮品种开始调控了。关于公布2018年稻谷最低收购价格的通知发改价格〔2018〕264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发展改革委、物价局、财政厅(局)、农业厅(局、委、办)、粮食局、农业发展银行分行:2018年国家继续在稻谷主产区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综合考虑粮食生产成本、市场供求、国内外市场价格和产业发展等因素,经国务院批准,2018年生产的早籼稻(三等,下同)、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格分别为每50公斤120元、126元和130元,比2017年分别下调10元、10元和20元。当前正值春耕备耕期,各地要认真做好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宣传工作,引导农民合理种植,促进粮食生产稳定发展。

从2010年开始,由于最低收购价政策连年上调,国内大米价格水涨船高,逐渐和国际米价拉开距离,到2015年已经甩出国际米价好几条街。被人为抬高的价格扭曲了稻米市场,眼光精明的生意人看到了国内外悬殊价差的商机,开始大举进口甚至走私。

从2010年开始,由于最低收购价政策连年上调,国内大米价格水涨船高,逐渐和国际米价拉开距离,到2015年已经甩出国际米价好几条街。被人为抬高的价格扭曲了稻米市场,眼光精明的生意人看到了国内外悬殊价差的商机,开始大举进口甚至走私。

今年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肯定会吸引一批有资本的人开始进军农业,农村美好的广阔的天地大有作为,我们也相信这些人,他们怀着一腔热血还有大量资本投资兴业,是好事情,我们也想为乡村振兴贡献自己的力量,但是资本是一道硬伤,资本是一个产业发展的基础和动力,做传统农业的很多人,正是因为缺乏资本的注入,所以想发展,很困难。

笔者妄言,早籼稻下调至每50斤130元,中晚籼稻132,粳稻150,都不一定能挽救稻谷市场,对着这2分钱,你我是不是都只有一句“呵呵”。

2月3日下午,发改委网站上的一则通知打乱了人们等待过节的节奏。中央一号文件刚刚发布继续实行小麦、稻谷最低保护价政策,新年度的稻谷最低收购价就悄然下发。2016年中晚籼稻和粳稻继续保持每50公斤138元和155元的价格,而早稻最低收购价每斤下调了2分钱。

图片 1

摘要:为保护农民利益,防止“谷贱伤农”,2016年国家继续在稻谷主产区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综合考虑粮食生产成本、市场供求、国内外市场价格和产业发展等各方面因素,经国务院批准,2016年生产的早籼稻、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格分别为每50公斤133元、138元和155元。

看完发改委网站的这个新闻,笔者感慨万千,稻谷市场之困,始作俑者正是这看的见的政策之手。

这是一个微妙的时刻。

曾经惠及农村、农民、企业的最低收购价政策,已经不能适应市场发展的需要,改革势在必行。

曾经惠及农村、农民、企业的最低收购价政策,已经不能适应市场发展的需要,改革势在必行。

让市场来决定价格,给予农民补贴,与国际价格接轨,鼓励扩大结构调整,摆出政策应有的姿态,才能给国内稻谷市场带来一线生机。

摘要:为保护农民利益,防止“谷贱伤农”,2016年国家继续在稻谷主产区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综合考虑粮食生产成本、市场供求、国内外市场价格和产业发展等各方…

稻谷最低收购价不断上调的结果,虽然保护了农民的种植积极性,可是农民并没有因此发家致富。相反的,大米加工企业苦不堪言,生产成本连年增加,但终端消费市场并不买帐,随之而来的,就是“稻强米弱”。大米加工企业的生产利润被严重挤占,整个行业都深陷在这个寒冬里。

这是自托市价政策实行以来第一次下调最低收购价。一次下调打破了人们的习惯性思维,但对于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稻谷市场来讲,只能是杯水车薪,蚍蜉撼树。稻谷托市价已经上调到了天花板,是早该掉一掉了。

摘要:为保护农民利益,防止“谷贱伤农”,2016年国家继续在稻谷主产区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综合考虑粮食生产成本、市场供求、国内外市场价格和产业发展等各方面因素,经国务院批准,2016年生产的早籼稻、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格分别为每50公斤133元、138元和155元。

看完发改委网站的这个新闻,笔者感慨万千,稻谷市场之困,始作俑者正是这看的见的政策之手。

笔者妄言,早籼稻下调至每50斤130元,中晚籼稻132,粳稻150,都不一定能挽救稻谷市场,对着这2分钱,你我是不是都只有一句“呵呵”。

在所有的稻谷品种中,早籼稻是亏损最多也是最让人头疼的一个品种。除了上面的一些原因,还有些更深的问题没有摆出来。早籼稻曾经为国家粮食安全做出过很大的贡献,也曾经让我们的父辈们扛过了一段艰苦的时光。可是随着人民生活的改善,种业的发展,更多品种优良,口感不错的稻谷品种逐渐占据了人们的餐桌,早籼稻只能退居到角落,成为米粉、雪饼等食品加工业用粮的主要品种,已经很少直接作为口粮食用。由于具有耐储存的特性,早籼稻直到现在依然是主要的储备用粮,开放的托市收购促使农民大量种植,而低廉的种植成本也是早籼稻仍然拥有广阔种植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

可是这次,政策迈出的这一步太小了。

由于稻谷产量连续几年供大于求,托市政策持续,粮库放开收购,粮库仓容紧张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在东南亚低价大米大肆流入的冲击下,国内稻谷市场可谓腹背受敌。2011年开始,轮换出库稻谷则意味着亏损,国有粮库从每吨亏损几十块到几百块,终于还是扛不住了。

这是自托市价政策实行以来第一次下调最低收购价。一次下调打破了人们的习惯性思维,但对于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稻谷市场来讲,只能是杯水车薪,蚍蜉撼树。稻谷托市价已经上调到了天花板,是早该掉一掉了。

稻谷最低收购价不断上调的结果,虽然保护了农民的种植积极性,可是农民并没有因此发家致富。相反的,大米加工企业苦不堪言,生产成本连年增加,但终端消费市场并不买帐,随之而来的,就是“稻强米弱”。大米加工企业的生产利润被严重挤占,整个行业都深陷在这个寒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