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卖粮难”:销路难找 持粮观望

虽然已经步入知天命的年龄,但对于未来的发展,刘文忠却没有退缩,他决心将自己的家庭农场做得更大。“现在是20多公顷,准备发展到百公顷,等手里有资金的时候,再采购一台收割机,让家庭农场更具规模。”刘文忠说。

关注“卖粮难”:销路难找 持粮观望。唐淑伟家住在吉林省梨树县郭家店镇双马架村,是当地的种粮大户,今年包了10多垧地,产粮11万斤,和去年相比,玉米减产大约一半左右,今年大概只能卖8万多元,这几年由于包地租金上涨,种子化肥成本支出大,今年预计赔5万多元。

别看老刘已经51岁了,但很有干劲儿和激情,他的梨树县可心家庭农场干得有声有色。刘文忠的家庭农场以种植为主,现在有20多公顷的土地。“地里还有点活儿,这才干完回来。”晚上8点多,刘文忠才走进家门,梳洗一番后,坐到餐桌前开始吃饭。“这地里的活儿不能拖,要抓紧,要不它可不等你。”刘文忠颇有感慨地说。

随后,记者走访了当地中粮生化能源公主岭有限公司,据总经理田文军介绍,以往玉米收储生霉粒指标要求控制在5%以内,今年要求控制到2%以内,收粮标准明显高了。

刘文忠家里原有10公顷土地,决定做这行后,开始承包其他农民的土地,现在土地数量达到了20多公顷。为了更高效地工作,刘文忠购买了旋耕机和其他类别的小机械。主要就是家里的几口人一起忙活这个家庭农场。

走进农户唐淑伟的家,院子里堆的到处都是玉米,谈及玉米为啥没卖,唐淑伟一脸愁云:“由于今年伏天干旱,玉米减产,没想到玉米价格还下跌了,这真是雪上加霜。现在玉米价格太低了,想等一等再卖。”

董众赢摘自《四平日报》

吉林省梨树县郭家店镇双马驾村农民王甲山认为,粮食价格下降是多种因素导致的,今年和去年相比,收入减少7万-9万元,虽然玉米价格下降,可是面对大环境,自己准备积极采取措施应对,他计划冬天利用农闲时间去内蒙古打工,补贴家用,争取把耕种玉米的损失弥补回来。问及今年什么时候卖粮,他连连感叹,再等等,观望观望玉米市场行情再决定。

农场以种植玉米为主,其余会少种植些黄豆。一到秋收季节,刘文忠收割玉米后会进行简单处理,然后出卖。刘文忠的玉米全都卖给粮库,他自己雇车将玉米拉到郭家店镇粮库出卖,每年的年收入接近10万元。“去年年头不好,加上玉米价格有些偏低,玉米卖的钱没有往年多。”刘文忠说。

眼下吉林省的秋粮大部分收获完毕,记者走访郭家店镇附近周边村屯,发现很少有人卖玉米。唐淑伟告诉记者,现在收粮的人不少,只不过价格太低,二十三四个水的玉米现在能卖到8角2分已经算是不错了!郭家店镇粮食减产算是周边地区比较严重的,因为地处丘陵地带,后期雨水不足,导致减产,像唐淑伟这样的农户吉林省不在少数。玉米收购价格偏低,多数农民保持观望心态。

如今,在农村也掀起了创业的热潮,很多农民依靠自己的技术特长创建合作社、家庭农场等,过上了小康生活。吉林省梨树县郭家店镇镇郊村的刘文忠就是其中一位。

在吉林省公主岭市万欣合作社,记者见到理事长薛耀辉,他告诉记者,现在粮食种植不成问题,土地流转也不成问题,合作社流转了400多公顷土地,现在最大的困惑就是粮食的销路,虽然今年年初和相关企业合作签订粮食收购协议,而如今玉米价格下降,现在销路也成了难题。

玉米价格持续低迷,吉林众多种粮大户表示不太乐观,很多种粮大户都有明年减少种植面积或维持大田作物种植面积不增加的打算。

“我家今年种了3垧地,可是去除种子化肥成本,基本不剩下什么钱了。”同样住在该村的农民王晓梅告诉记者,因为今年夏天前期干旱,后期雨水多,导致今年的玉米水分较大,卖不上好价钱。另外玉米价格和往年相比降低很多,玉米减产的同时,价格还下跌,让很多农民吃不消。她迫切希望国家有关部门给予扶持政策,减少农民损失。

本报记者阎红玉

家住在公主岭市黑林子镇河沿子村的农民赵殿文,记者见到他时,他刚卸了一车粮食,约4万多斤,他把从村里收来的粮食卖到粮库,据他介绍现在很多农民觉得今年粮食的标准太高,粮食收储难度增大。“价格太低,现在种地成本太高,我们每天都在盼着粮食价格上涨。”赵殿文有些激动地对记者说。